首页  书记信箱  网站地图  邮箱登陆  English  内网  中国科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科研动态
水生所专家提出太湖梅梁湾和贡湖湾饮用水源和水产品被蓝藻毒素污染的科学证据
作者: 张晓良 | 2007-06-09 | 浏览量:

 5月底在太湖爆发的蓝藻水华引发了当地严重的饮用水危机,社会公众和各级政府对蓝藻水华的重视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围绕蓝藻是否对饮用水安全构成威胁存在很大争议,特别是关于由蓝藻产生的一类生物毒素——微囊藻毒素的污染成为焦点。近日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谢平研究员提出了太湖梅梁湾和贡湖湾饮用水源和水产品被蓝藻毒素污染的科学证据。
        受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项目的资助,谢平研究员领导的研究组于2004年11月至2005年10月,对太湖梅梁湾与贡湖湾水体的藻毒素污染进行了研究,在梅梁湾与贡湖湾分别设立了3个采样点,进行了每月一次的监测。运用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检测技术,检测出主要的微囊藻毒素有三种(MC-LR、MC-RR和MC-YR),测得蓝藻的毒素含量最高达5.80 μg/L(出现在7月份贡湖湾水样中),在蓝藻水华暴发严重的7-9月,毒素浓度相对较高。贡湖湾中的毒素含量高于梅梁湾。世界卫生组织对饮用水中微囊藻毒素的安全限量值为1μg/L MC-LR。将MC-RR和MC-YR折算成MC-LR,那么在7-9月微囊藻暴发严重期间,66.7%的水样中的微囊藻毒素含量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对饮用水微囊藻毒素的安全限量。
        此前,谢平研究员领导的研究组还于2003年10月到2004年9月,对梅梁湾中的四种蚌(背角无齿蚌、背瘤丽蚌、褶纹冠蚌、三角帆蚌)的微囊藻毒素污染进行了研究,在研究期间,蚌的肝胰腺中的毒素含量最高(达38.5 μg/g干重),肠道和足中的毒素最大含量分别为20.65和0.58 μg/g干重,内脏团和鳃中的最高含量分别为1.70和0.64和μg/g干重。假设成人体重为60 kg,每天食用300 g蚌肉。如果将蚌作为整体食用,则四种蚌的平均日摄取量达0.32—0.94 μg MC-LR/kg体重(为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日允许摄入量TDI值的8—23.5倍),即在食用一餐含有MC的蚌类后可轻易达到甚至超过最高允许剂量。
        太湖中各种鱼类的微囊藻毒素污染也十分严重。像今年这样的蓝藻水华大爆发,太湖蓝藻及各种水生动物体内的微囊藻毒素的含量应该更高,对人类健康的危险可能更大。谢平研究员领导的研究组还曾对巢湖的微囊藻毒素污染进行了系统研究,巢湖中鱼、虾、螺等水产动物体内中的微囊藻毒素污染严重,特别是在蓝藻水华大量爆发的夏季。
        谢平研究员介绍说,蓝藻是一类古老的生物,广泛分布于淡水、咸淡水、海水和陆生环境,这类呈革兰氏阴性的原核生物,虽然不能寄生于人类或动物而引起疾病,但它们却能产生一系列毒性很强的天然毒素(称为蓝藻毒素)危及人类的健康。在富营养水体中,常常出现藻类大量繁殖形成的水华现象,其中,蓝藻水华的发生范围最广,危害最大,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最为严重。从全球范围来看,在淡水环境的水华中发现的最常见的蓝藻毒素为环肽的微囊藻毒素,由7个氨基酸组成。1990年,科学家首次发现,微囊藻毒素进入肝细胞后,能强烈地抑制蛋白磷酸酶的活性。1996年,在巴西发生了肾透析用水被微囊藻毒素污染导致52人死亡的严重事件。上海医科大学预防医学研究所的俞顺章教授的研究表明,中国南方原发性肝癌的高发病率与饮水中的微囊藻毒素污染有关。1998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饮用水中MC-LR含量的临时指导值为1 μg/L。
        由于微囊藻毒素的化学特性极为稳定,能够耐300℃的高温,所以在夏季蓝藻水华大量爆发期间,食用像太湖和巢湖这样被微囊藻毒素严重污染湖泊中的水产品的危险性是不容忽视的。长期少量摄入,对人体所产生的急性或慢性效应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问题。
        微囊藻毒素不仅具有肝、肾毒性,谢平研究员领导的研究组还首次发现微囊藻毒素在动物生殖器官中大量富集的现象,现在微囊藻毒素对生殖器官的毒性也开始受到学术界的关注。


 

相关新闻
相关下载
Copyright 2009 ©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武汉市武昌东湖南路7号 电话:027-68780839 联系我们
鄂ICP备050003091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2652号